信息动态

广州市社会组织公益创投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联合会动态

中国基金会发展的排头兵,数量稳居全国第一,为什么是广东?

发布时间:2018-02-11点击次数:

        近日,一组来自基金会中心网的数据让广东公益人倍感“神气”:截止2018年1月15日,广东省基金会数量达到964家,排名全国第一。比第二名北京市多近200家。自2013年起保持每年100+基金会……在中国基金会舞台的聚光灯下,广东基金会释放了满满的正能量。
        30多年来,秉承改革风气之先的广东在经济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探索出一条令人瞩目的社会体制改革之路。基金会快速发展,正是其结出的硕果。
        为什么是广东?
        在广州市民政局党组成员、市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王福军看来,广东省基金会数量拔得头筹,“政策的推动功不可没。”在1月17日举行的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广州峰会暨广州基金会季度论坛(2018·春)上,王福军局长如此表示。
        2014年2月,广州市被民政部认定为全国首批“全国社会组织建设创新示范区”。王福军局长认为这是为广东省基金会的发展提供的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广州市民政局党组成员、市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王福军在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广州峰会上致辞)
 
        以此为契机,广东全面落实国家、省和市民政工作会议精神,紧紧围绕“创新社会治理方式,激发社会组织活力”的总体部署和要求,着力推行“五个全面”,即全面探索社会组织登记制度改革、全面实行社会组织年度报告、全面加强社会组织综合监管、全面放开社会组织公募权利、全面深化社会组织党的建设。
        这些举措最终让基金会遍地开花成为可能。“发展环境优化了,活力也就有了。”王福军局长说。
        “东风好作阳和使,逢草逢花报发生”。基金会蓬勃的背后,更是一个个的政策“东风”,《广州市募捐条例》、《广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办法》、《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促进慈善事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等一系列政策的重磅出台,为基金会发展保驾护航。
        广东省秉改革开放之先,不但GDP总量连续多年保持全国第一,而且打造了“小政府大社会”的样板之城。在过去数年内广东在探索社会组织管理登记改革走在全国前列,并取得一系列丰硕成果,政府包管一切的管理模式得到改观。与此相适应,广东省包括基金会在内的各级社会组织的迅速发展成为可能。它们承接大量社会管理与服务职能,成为“小政府”服务“大社会”的桥梁与纽带。
        社会体制改革,正是近年来广东基金会发展的底气所在,也绘就了广东省基金会的高“颜值”。
        在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研究员胡小军看来,对于深厚传统慈善文化的继承也是广东基金会突猛进的原因之一。广东省属岭南地区,岭南文化的最大特色就是有广泛包容性和求真务实性,这恰好是慈善事业所需要的社会文化环境。基金会发展要靠社会支持,社会支持要靠文化依托,文化的根基深藏于历史传统。
        此外,2017年3月16日广州提出创建全国“慈善之城”计划,计划用四年时间建成引领国内、在国际上有重要影响力的“慈善之城”。“这对于建基广州的基金会发展而言,是重要的机遇。” 胡小军说。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研究员、广州社会组织研究院副院长胡小军 )

 
        “我们将进一步优化社会组织发展环境,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充分发挥社会组织作用,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王福军局长表示。
        如此,在基金会领域,广东无疑会继续成为排头兵。在改革开放走过近四十年,我国迈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面对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社会矛盾,广东在社会体制改革领域的发展成就,将有利于创新的发展优势,领跑全国。
        “缺乏具有本土特色的品牌基金会”
        进入新时代,将对包括广东基金会在内的中国公益事业的进一步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广东基金会将何去何从?是挑战也是机遇。
        在胡小军看来,随着社会建设与社会治理创新的深入推进,广东省基金会在数量快速增长的同时,正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和趋势,孕育着新一轮的发展新机遇。
        首先,基金会的创新能力不断增强。最典型的案例是深圳市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受福田区政府委托,成为红树林生态公园的管理方,这是全国首个托管城市生态公园的基金会。这一探索对于基金会工作模式的创新具有很好的示范和启示价值。
        其次,基金会的平台功能正在凸显。随着互联网公益的迅猛发展,受其影响和驱动,一些基金会开始尝试搭建项目对接、联合劝募等功能多样的平台,积极参与区域或行业公益价值链的打造。例如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深圳市社会公益基金会等在这方面都有着很好的实践。
        第三,资助型基金会数量增多。在民政部“募用分离”政策的引导下,面向一线公益慈善组织或社会服务机构开展资助的基金会数量逐渐增多,例如广东省与人公益基金会、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在青年公益组织以及农村社区妇女服务组织的培育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
        第四,社区基金会的成长加快。以深圳市的最先探索为标志,社区基金会的理念和模式正在得到广东各地政府和民间的积极认同。广东省千禾社区公益基金会、深圳市南山区蛇口社区基金会、广东省德胜社区慈善基金会等本土社区基金会的实践有力推动着社区慈善的创新发展。
        最后,以广东省和的慈善基金会60亿慈善捐赠计划为代表,广东省基金会在新型捐赠模式和战略慈善探索和实践中,具有很强的引领性,也对国内慈善生态带来深刻影响。
        尽管广东基金会数量领先全国,而且呈现一些独有的特征,但在王福军局长看来,基金会在打造广州特色,铸造公益品牌方面还有待进一步努力。“在广州市登记注册的主要是非公募基金会,对比其他发达城市来看,数量还相对较少,具有本土特色的品牌基金会比较缺乏。” 可以说,这是广东基金会前行面临的最大挑战。
        对于未来,王福军局长也提出要求,一是学习。他要求本地基金会既要学习外来的精华,也要立足本土,结合本市社会发展需求及自身使命,实现基金会的项目化运作和可持续发展。二是合作,希望其他地区的基金会来广州开展项目与合作,共同推动广州基金会的发展。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真心期待,新时代下的广东基金会能破浪前行,在补充现有公共服务体系、对社会资源和财富进行再分配、倡导先进价值理念、改善社会环境、促进社会创新等方面继续有所作为,续写历史的新辉煌。
        (来源:善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