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动态

广州市社会组织公益创投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联合会动态

政府参与公益创投与社会组织能力建设

发布时间:2018-02-12点击次数:

(中央民族大学基金会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李健)
 
       我今天想要汇报几个有关公益创投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有人经常会问为什么在世界上其他国家公益创投都是风险投资家或基金会来主导,而到了我国公益创投则变成了政府主导?EVPA从政府对社会部门的控制程度和社会部门的规模链各个维度将世界各国的公益创投划分为四种模式:发展模式、福利伙伴模式、社会民主模式、自由模式。其中,自由模式的典型是英国和美国,福利伙伴模式的代表是西班牙、德国和法国,社会民主模式以瑞士和其他的北欧国为典型,发展模式主要包括波兰、斯洛伐克以及捷克等原来一些前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可以看到,公益创投最早起源于英美,英美国家属于自由模式,其基本特征是社会规模非常庞大,且独立于政府,政府对社会部门的控制相对来说比较弱。发展模式的基本特征是社会部门的规模很小,大多数的社会服务都是由政府独自来提供的,政府是一个福特型的社会,包揽社会服务。而我们现在提到的社会治理,其基本目标就是发展社会多元主体,共同应对公共事务的复杂性。在福利伙伴模式中,需要把社会部门的规模做大,最根本的就是政府大量的资金要稀释到社会中去。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我认为我们当前处于从发展模式向福利伙伴模式过渡的阶段。这一阶段的基本特征就是政府要大量的释放资源给社会部门,同时也不放松对社会部门的监管和控制。所以,从这个发展的阶段性来看,我们当前的公益创投格局有其存在的必然性一面。
       第二个问题是公益创投和政府购买服务是一回事吗?当前很多政府部门包括一些学者都认为他们其实是一回事。的确,两者主体都是政府部门,而且在形式上看起来也比较类似,操作方法上的共性比较多。但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目标上,政府参与公益创投的一个基本目标,就是培育和发展社会组织;而政府购买服务是为了适应政府职能转移,是一个优中选优,改善和优化公共服务的过程。
       第三个问题是如何衡量社会组织能力建设的程度?这个衡量指标就可以反过来说明政府参与公益创投是有效的吗?有学者将社会组织能力建设分为资源拓展、项目优化、管理能力和内部治理四个方面的维度,又可以进一步细分为19个指标。
       通过在我国某市针对六家连续承接三年公益创投服务的社会组织的实地调查发现,在社会组织能力建设的前三个方面,公益创投的影响都十分显著,而在社会组织内部治理方面,公益创投的影响却滞后于预期。
       政府参与公益创投显著了改善社会组织能力建设水平,但是这种培育和发展并非全面提升,对社会组织内部治理能力的改善影响并不显著。笔者认为,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项目制而不是政府参与,因为在基金会开展公益创投所支持的社会组织中也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
       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提出一些相关的政策建议:
       首先,内部治理能力是影响社会组织能力建设长期提升的一个关键要素,公益创投应该着眼于社会组织长期内涵式发展而非仅仅强调中短期的指标式增长。
       其次,绩效考核是公益创投的核心,只有把社会组织组织能力建设的指标全部纳入到绩效考核当中去,并且真正地按照绩效考核去衡量的时候,社会组织才会真正重视这方面的因素。政府必须围绕社会组织能力建设的相关维度进一步强化绩效考核,避免形式化。
       再次,亟待探索项目之外的社会组织政策工具,可以通过P+O模式的政社合作来化解社会组织能力建设的难题。其中,P是Project,O是Organization,也就是说政府可以把这个项目委托给第三方机构,让第三方机构培育和发展社会组织,最后政府通过把控绩效指标,使社会组织的能力建设水平达到要求。这种方式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项目制的不足。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内容有删减,经作者确认后发布,将刊于2018年第1期《广州社会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