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动态

广州市社会组织公益创投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联合会动态

社会组织及其场域:以从化LM村为例

发布时间:2018-02-13点击次数: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讲师夏循祥)
 
        我国的乡村存在着三种类型的组织:一是乡村传统的血缘、文化、经济合作组织,二是环境保护、社会服务、公益慈善等新型社会组织,三是本土或外来的信仰组织。近年来,我国开始重视这些社会组织的作用,尤其是在十九大报告中,将社会组织列为了农村扶贫、健康医疗以及环境治理等多项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组织也在村民自治、社会建设、社会治理、社会整合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场域”(field)概念来自于心理学家勒温(Lewin,1975),被人类学家布迪厄运用于社会研究,但只是在组织研究那里才获得了完整而清晰的理论体系。布迪厄认为,高度分化的社会作为一个“大场域”,是由一些既相互独立又彼此关联的“子场域”构成。因此场域“可以被定义为在各种位置之间存在的客观关系的一个网络(network)或一个构型(configuration) ”。
        农村传统组织的应对与重组、新兴组织的社会认同和外来组织的落地生根,以及其形成的“社会组织场域”,即村落内部不同形式的社会组织因环境、成员、资源、行为、文化以及产品的竞争、共享和流通而构成的一个可能的制度(化)生活领域。社会组织场域不同于正式政治组织形成的场域,但同样在社会治理中发挥作用。
        本次案例中的从化LM村,离广州城区130多公里,700户籍人口,但是300多人在外面打工。它的地理环境是典型的岭南山地,物质匮乏,农产品竞争力及总体销量较低,刚刚摘掉“贫困村”帽子,而且这里的物质性基础设施很差,公共设施很少。
        LM村目前有两个社会组织,一个是广东LG社会工作发展中心(以下简称LG ),2010年左右入驻,在LM村里组织了生态种植小组、青梅产品加工互助组等组织;另一个是LY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LY )。2013年左右将LM学校改造为环保教育基地,定期举办环保教育亲子活动,并组织“半乡学堂”。近年来,在LY组织的推动下,成立了一个艺术组织——源美术馆,组织一些艺术家和村民们进行一些合作。
        那这些社会组织在LM村里进行了怎样的活动?首先,活化社会主义时期遗产:通过对村小学、旧村部、旧祠堂等(闲置)空间改造,提升公共生活设施乃至品质;其次,认知解放:在各方面改变村民的认知,比如捡拾垃圾,美化环境;第三,资源动员:寻找愿意在乡村活动的村外人士或组织到乡村去做一些事情;第四,人员培训:寻找有意愿的乡村妇女或自组织,到村外接受培训;第五,改变社会关系。
        这些活动都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效。比如,将早期废弃的村小学进行改造,变成了一个很漂亮的艺术性的空间活动组织,里面有民宿,还可以进行一些教育或者一些加工产品的展销。这样不仅改变了村容村貌,而且提高了村民的收入。
        同时,他们也进行了一些资源动员。比如促进“广汽本田•点滴关爱”流溪河水源地保护项目,将乡村的耕地/林地实现向生态基地的转变,改良土壤,保护水源,从中探索水源地社区生态保护与可持续发展的有效模式。
        当然,在运作以及实施过程中,该村的社会组织也遇到过不少的困难,存在不少的问题。在接下来,我们将进一步思考如下问题:为什么都是来自“社会”的同类型组织,却没能形成“社会”?LM村能否在现有各类组织存在的基础上,探索如何“激活”多元主体,以形成组织合力与资源合力,完善村庄的公共服务,达成美丽乡村建设?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内容有删减,经作者确认后发布,将刊于2018年第1期《广州社会组织》。)